新2正网平台出租:洞天寻隐·二十四治访道记:阳平治

汉末道教的“二十四治”是洞天福地的重要文化渊源之一,其独特的宗教与社会组织形式开启了两千年的道教历史,并成为后世各处名山的一种“原型”。欧福克(Volker Olles)博士的《二十四治访道记》原连载于“行脚成都”,回忆并记录了他1998年至99年间往来于川西平原,寻访汉末道教圣地的经历。现蒙欧福克(Volker Olles)博士授权,连载于此。

阳平观效果图 1998年 欧福克(Volker Olles)摄影

何谓“二十四治”?吉宏忠主编《道教大辞典》曰:早期道教五斗米道的二十四个传教点。东汉后期始置,多在四川省内。各个“治”都有固定的建筑物,设立“都功”(也称“祭酒”)职位,总理辖区所有事务。诸治由张陵及其子孙担任首领。……为较为完整的教区组织系统,在天下大乱、民不聊生的年代里,借神灵保佑的托词,用道民命籍制度取代了朝廷的户籍制;用宗教道德作为教民的行为规范;用征收信米的方式取代了官府的税收,逐步使其成为政教合一的组织形式。教区还行使平抑物价、兴办实业、发展水陆交通、发展农业等。道教的二十四治为:阳平治、鹿堂山治、鹤鸣山治、漓沅山治、葛璝山治、庚除治、秦中治、真多治、昌利治、棣上治、涌泉山治、稠稉治、北平治、本竹治、蒙秦治、平盖治、云台山治、浕口治、后城山治、公幕治、平冈治、主簿山治、玉局治、北邙山治。分属上、中、下三品,每品八治。其中以阳平、鹿堂、鹤鸣为最上三治,而阳平治为其中之首治,由张天师任“都功”,故张天师持“阳平治都功印”。“治”乃行政概念,并非按地理划分,如阳平治的位置即随张天师的迁移而设变。两晋时期以后,“治”逐渐被“庐”“靖”“馆”“观”“宫”等称呼取代。

阳平治都功印

这就是说,二十四治开始是早期天师道(亦称“正一道”,俗称“五斗米道”)的教区体系,实现了各种惠民政策,独立于朝廷,后来在历代政权的镇压和利用下失去了原有的特征;二十四治在巴蜀的原来位置(治所、治地)因而成为了道观、庙宇、佛寺的所在地。

传为二十四治的“创立者”便是大名鼎鼎的张道陵(34–156),道教称他为“祖天师”。张道陵,本名张陵,字辅汉,祖籍沛国丰邑(今江苏丰县),相传为西汉开国功臣张良的第八世孙,东汉建武十年(34)生于吴地天目山。据传,张道陵自幼聪慧过人,七岁便读通《道德经》。为太学书生时,博通《五经》,天文地理、河洛谶纬之书无不通晓。但他常叹息所读之书无法解决生死问题,于是弃儒改学长生之道。张道陵曾当过官,但不久辞官隐居,并开始云游名山大川、访道求仙。东汉顺帝年间,他听闻蜀中民风纯厚,易于教化,便移居四川鹤鸣山。

相传,汉安元年(142)正月十五日,太上老君降临蜀地,传授张道陵“正一盟威之道”,嘱其扫荡妖魔,救护生民。张道陵就此创立了早期道教组织,以符水、咒法为人治病,并教民取盐之法,后人称“陵井”(用咸井水熬盐)。他倡导以《老子五千文》(即《道德经》)作为主要经典,并要求道徒们经常诵习。张道陵在其所著《老子想尔注》(一说张鲁著)一书中,称“道”即是“一”,并将老子说成是“道”的化身:“一散形为气,聚形为太上老君。”他以普通民众为教民,组建了庞大的天师道教团,“弟子户至数万”(葛洪《神仙传·张道陵》)。祖天师不仅建立了二十四治,而且设立了祭酒等道官以管理道民,形成了条理简明的天师道教规。他还初步形成了一套天神地祇体系。除了太上老君以外,还包括天地水三官、东西南北中五帝、日月星君、风伯雨师、诸山神、诸水府等神。其中天、地、水三官为古代尧、舜、禹三位贤明帝王的化身。永寿二年(156),张道陵升仙而去。

丹景山鲁班庙 欧福克(Volker Olles)摄影

“中央教区”阳平治起初在川西平原,后来跟随天师道的教民主力迁移至汉中地区。第三代天师(称“系师”)张鲁于东汉末年割据汉中,并在此传道,自称“师君”。他雄据汉中近三十年,后投降曹操,官拜镇南将军,封阆中侯,食邑万户。张鲁投降曹操以后,张鲁及大批汉中教民北迁到三辅(长安、洛阳、邺城);他们利用曹魏政权宽待张鲁家族之机,在新环境中传播天师道。建安二十一年(216),张鲁仙逝。经历曹魏和西晋,至东晋时,天师道在北方和中原地区取得了很大的发展。蜀地二十四治也就失去了原有的作用和地位,但以神圣空间及道观(或佛寺)所在地的形式持续存在并流传至今。

当今二十四治的恢复和认可,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着个别的圣地、庙宇与古籍上记载的契合;学术研究、考古发现以及当地的金石资料提供旁证。在这个过程当中,争论和疑惑在所难免。个别的利益集团和个人也常常试图插手,以便从中获利。我无法在这些争执中做裁判,也不愿意给每处古治贴上真假的标签。基于多年的学术研究以及对宗教地理的认识,我认为我们要争取最好的学术考证,然而也得承认某些只好存疑的地方。总之,一处古治若有足够的文献基础,加上道教协会的认可,就没有必要再争论其真假。

宋代道书《云笈七签》卷28这样描述天师道的“中央教区”:“第一,阳平治,治在蜀郡彭州九陇县,去成都一百八十里。道由罗江水两岐山口入,水路四十里。治道东有龙门拒守神水,二柏生其上;西南有大泉决水归东。治应角宿,贵人发之,治王始终。”据王纯五《天师道二十四治考》,阳平治在今四川省成都市所属彭州市西北的新兴镇海窝子太平寺(古阳平观)迄丹景山一带。唐代的阳平观在今彭州市新兴镇阳平村(原光辉村)境内。可见,到了唐代,阳平治已改为阳平观,清代又改为太平寺。我们今天所看到的阳平观当然不是古庙,而是90年代重建的新道观。

丹景山圣迹寺1998年 欧福克(Volker Olles)摄影

据王纯五先生考证,阳平治所在地原有古蜀鱼凫王祠。这就是说,一座古蜀王的祠庙是阳平治(阳平观)的前身;王先生认为,“张陵天师正是利用蜀人对鱼凫王的怀念和崇敬,使他所创的五斗米道能为广大蜀人所信奉。”“阳平观始建于唐代,位于湔江西畔的老君山台地,它是古阳平治的中心,堪称道教最早的‘天师府’。……1988年彭县文物保护管理所与有关单位配合曾在阳平观遗址中发现汉代文化层(如瓦当等)。该地原有古蜀文字‘蝌蚪石’(道教石符,今已不存)。……明为仙居观,清为太平寺……1995年9月,笔者到该处时,尚有大殿残存殿堂五大间(宽约24米),前殿及部分厢房现为村民所居。”现在的阳平观正是在王纯五先生所见的太平寺遗址上重建的。

王先生还认为,“丹景山应包括在阳平治的大范围内。”“丹景山,古名丹井山,‘有古代炼丹遗址’,它位于彭州市九陇镇关口、湔江西岸,南距彭州市中心16公里,北距海窝子古阳平观4公里,主峰海拔1147米。……古代道观——审魂殿,现为天师宫,是四川省开放的道教宫观之一。有三师宝殿。现有道士4人。”现在,丹景山上还有一座道观:鲁班庙。在王纯五考察丹景山的时候,鲁班庙尚未恢复开放。

丹景山在四川佛教史上也具有重要地位。据吴世先、帅培业所编《成都寺观与教堂》,“山顶寺庙初建于汉代,唐金头陀禅师重修时改称金华寺,后来之东岳殿即其遗址。《十国春秋》载:咸康元年(925年)前蜀后主王衍奉太后、太妃徐氏出祷青城,游览丹景,一时‘锦绣被山谷,金紫塞林峦’,当日游金华宫时,宫人皆衣云霞之衣,太后、太妃赋诗而还。此后旅游者益多。宋之陆游、明之杨慎等均曾携友来游。唐代以来此山盛植牡丹,陆游著《天彭牡丹谱》称彭州牡丹为蜀中第一,而丹景牡丹实为天彭牡丹之始。该山即因此得名,至今尚存牡丹台遗址。山间多明碑、铸象等古迹。”

丹景山上有历史的佛寺主要有金华寺、圣迹寺、净水寺等;名胜古迹有城隍庙遗址、汉柏、金头陀园(有塔)、通天洞、望陇台、古阴阳界以及摩崖造像等等。那么,丹景山是否属于古阳平治的范围呢?由于历史记载的模糊和具体物证的缺乏,很难做出绝对的判断。但从丹景山的宗教传统和古迹来看,这座山很符合道教圣山的标准,也与其他属于二十四治的地方有很多共同点,所以我认为王纯五的判断很可能是正确的。

丹景山天师宫 欧福克(Volker Olles)摄影

1998年9月15日,我从彭州葛仙山出发,坐中巴车到丹景山,准备先考察阳平治南端的这座圣山,然后再到海窝子阳平观看看。当时的丹景山已设为景区,上山需购门票,但总体还算清静,不像现在有了发达的旅游设施,却显得开发过度,如今单调的商业区明显给丹景山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但让我们回到90年代末的考察经历。我选择了半山腰的天师宫(审魂殿)做考察据点和住宿的地方。

天师宫原来是一座古庙,80年代开始重建,现已不见王纯五所提到的三师宝殿。前殿里供奉着三清(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张道陵、药王、王重阳及丘处机,背面有慈航真人(观音菩萨在道教里的形象)。殿后有台阶,通往上方的院子,院中一个临时木棚里(现已修成大殿)供奉着天师宫的主神——审魂大王。院坝后方还有一座殿,中有顺风耳、地藏王及普贤菩萨的塑像。天师宫属于道教全真龙门派,同时是当地民间信仰的继承者。这座道观坐落在上山路旁,左边是路,右边是山沟。

丹景山天师宫审魂大王 欧福克(Volker Olles)摄影

当时,天师宫只有三位年事已高的常住坤道(女道士),当家姓张。张当家告诉我,丹景山的庙宇原先都属于道教,“文革”中破坏严重,近期佛教比道教兴盛(其实,丹景山佛教的历史也很悠久)。庙里经济较为困难,虽然庙会期间香客多,但平时的游客很少捐功德。丹景山门票当时是5元一张,庙子却从中得不到一分钱,反而还要倒贴钱,缴养路、防火等杂费。当时的旅游开发对历来守护丹景山的庙宇显然不利,但山上的出家人依然坚持,至今守护祖师爷的道场。傍晚,我在庙旁的山沟里发现了自己白天送给张当家的名片,便豁然意识到了,她并不识字。

晚上休息的经历可以单独写成故事,拟题《夜宿天师宫》。我在前殿旁边的厢房里住了下来,把自己的睡袋铺在床上。突然雷电大作,接着停电。张当家帮我安排住宿之后,便回到了上方的院子里,我打着手电筒帮她照明台阶。稍后开始下雨了。我一个人进屋躲雨,又享受山里安静无比的夜晚。外面的雨下得越来越大,窗外山沟里的小溪已变成飞流直下的大瀑布。由于只能用手电筒和当家给我的蜡烛照明,我决定早休息,并在床上躺了下来。深夜里,我隐约感觉屋里地上的颜色似乎比较深,开启电筒时竟然发现,自己住的房间被水淹了。地面上的水幸亏还很浅;我便收拾了东西,把背包放在了旁边的亭子里。我想了想,觉得不要惊动道观里的老修行,她们年事已高,不如自己好好待着。我就点着蜡烛,在天师宫一个亭子里守夜,过了终身难忘的“丹景雨夜”。

,

新2正网平台出租rent.22223388.com)是皇冠(正网)接入菜宝钱包的TRC20-USDT支付系统,为皇冠代理提供专业的网上运营管理系统。系统实现注册、充值、提现、客服等全自动化功能。采用的USDT匿名支付、阅后即焚的IM客服系统,让皇冠代理的运营更轻松更安全。

,

丹景山金华寺 欧福克(Volker Olles)摄影

翌日爬上山顶,参观了金华寺和望陇台(俗称望乡台);后者是典型的“飞来峰”,岩石上刻有一些藏文的陀罗尼。尽管金华寺的前身是道教的金华宫和东岳庙,但丹景山的佛教无疑属于历史悠久的传承,因此对丹景山最好的描述便是“佛道并存”的圣山。了解了丹景山的历史与现状以后,我感到此地不会有与二十四治相关的其他收获,所以于1998年9月17日动身前往海窝子阳平观。

丹景山金华寺东岳殿 1998年 欧福克(Volker Olles)摄影

阳平治的恢复,也就是阳平观的建设,是在原中国道教协会会长傅圆天大师(1925–1997)的倡导和主持下进行的,而且香港道教飞雁洞等组织也起了重要的支持作用。傅圆天大师是四川道教复兴的关键人物之一。傅圆天于1955年来到青城山。当时,道教已经失去了它在传统社会中的地位,因而道教的生存空间缩小了,青城山宫观里的道士当时很少。在高道易心莹大师(1896–1976)的安排下,傅圆天便到了上清宫任住持。1964年,傅圆天被推选为上清宫当家。“文化大革命”期间,易心莹和傅圆天尽他们所能,保护青城山上的名人楹联、匾额和碑刻等,使得很多珍贵文物在十年浩劫中竟得以保存。

阳平观傅圆天大师像 欧福克(Volker Olles)摄影

1979年,重新成立了青城山道教协会,傅圆天担任会长。傅大师一方面培养了中青年的道教人才,让年轻道长们向德高望重的几位老道士学习、传承法脉,另一方面为青城山道教的“自养”事业创出了新路,兴办了道教产业。青城山道教逐渐进入了恢复状态,越来越多的宫观交由道士管理,住观乾道、坤道的人数也不断地增长。在80年代,傅圆天创办了道家乳酒厂、茶厂等实业,使青城山道众通过自身劳动得到更好的经济保障。他指出过:“我们要解放思想,有开拓精神,有经济观念。我们的教祖汉天师张道陵就曾开凿盐井,解决当时的民生问题。…… 今天我们要学习前人的智慧,发扬道教‘清修与劳作并重’的优良传统。”

傅圆天这一精神也完全符合全真道对出家人的传统要求。全真教创始人王重阳(1112–1170)在《重阳立教十五论》中说道:“凡出家者,先须投庵。庵者舍也,一身依倚。身有依倚,心渐得安,气神和畅,入真道矣。凡有动作,不可过劳,过劳则损气;不可不动,不动则气血凝滞,须要动静得其中,然后可以守常安分,此是住安(庵)之法。”重阳祖师要求入道者有固定的住所,并且要过修炼与劳动并重的生活。可见,傅圆天大师的“自养”精神秉承着全真教最基本的出家修道理念。

阳平观傅圆天大师衣冠墓 欧福克(Volker Olles)摄影

傅大师继而创办青城山道教学校,担任中国道教协会会长,并且于1995年在青城山常道观举行的全真派建国以来第二次传戒法会上被推举为大律师,派名傅宗天。为了推动青城山、四川乃至全国道教的复兴与发展,傅圆天大师还担任过其他职务,以多种方式培养了道教人才,一直到1997年羽化登真,为道教奉献了一生。阳平治的恢复也是傅圆天大师的夙愿。因而,今天阳平观中有大师的塑像,山坡上竹林中还有其衣冠墓。

建设中的阳平观 1998年 欧福克(Volker Olles)摄影

90年代末的阳平观仍是工地,部分殿堂初具规模。当时道观的环境相当恶劣,几家工厂的废气污染了原来风景秀丽的海窝子,山门前还有一座矸砖厂在生产。阳平观的建筑布局是按照八卦太极图排列的,是一种比较创新的做法。当时道观中有一幅手绘的效果图,图上的说明如下:

道家始于老子,继而庄、列由之衍书,儒、法、兵、农诸子百家。道缘于易;易为东方思想文化之鼻祖。道教创于东汉张陵。陵入仕出世,几百年后,隐蜀之鹤鸣,得老子真传,移驾青城,结茅传道,降伏八方鬼帅。由是,建巴蜀汉中廿四教区,以彭州九陇之阳平治为道教玄都,以道行政,人称天师,世称天师道。汉末,陵孙鲁降曹迁汉中,后移迁江西龙虎山。金元时,王重阳创建全真道,天师道后易名正一,共同影响古今世界。今值傅圆天方丈受主中国道坛,志欲宏扬道统,溯本追源,重光阳平玄都,平衡百派,共昌盛明;又得海内外志士仁人竭力赞许,乃邀王君纯五作《天师道考》,邀余规设斯图,以为好道捐资、重建之蓝本。图以八卦为基,中立老君阁,设东华、正一二门,依山构建;是为前不见,古人之宏构也。丙子花朝月,青城玄真子笑禅代远设制并记,时在大观堂西窗灯下。

建设中的阳平观山门 1998年 欧福克(Volker Olles)摄影

撰于1996年的这篇简介透漏着,阳平治恢复的目标不仅在于重建祖天师的“中央教区”,更在于进一步统一道教,也即在全真道的主导下给四川全真、正一二派的道众构建一个共同祖庭。这就表现在“东华”(全真道以东华帝君为祖师)、“正一”二门的建筑特点上。因此,阳平观所体现的意愿是宏大的。然而,阳平观的现实状况却平凡得多。

作者在阳平观住宿的房间 1998年 欧福克(Volker Olles)摄影

当我走近阳平观一座大殿时,一位个子高、年轻貌美的坤道迎着我走来。我拱手准备招呼她,她也拱手作揖,便对我说:“Hi!”平时,我哑口无言的时刻并不多,但当时在阳平观面对将古礼与“嗨”连在一起的这位坤道,我确实一时无言以对;回想起来,那是一个东西文化碰撞并有机结合的有趣实例。

我在阳平观住的“客房”在大殿楼上,是一间尚未装修、窗户没有玻璃的房间;幸亏我设备齐全,睡袋和蚊香都带上了。虽然道观工地上的条件非常简陋,但好客的道长们瞬间使我感到安全、平静。我在阳平观待了三天,期间了解了恢复道教圣地的种种困难和艰辛。当时阳平观的当家叫陈明义,是一位风趣、嗓子沙哑的乾道。陈当家告诉我,道观的主要经济来源是来自港台道友和青城山等四川道场的支持,他还自己开了一所中医诊所及药房。道观的重建以及环境保护的实施当年才刚刚开始,所以不可能展出很好的成效。阳平观属于全真道龙门派,当时有乾道9人和坤道2人。

陈当家养了一只好奇的八哥鸟,平时在屋里飞来飞去,它还仔细打量了我这个稀客。有一天,我在客房里休息时,突然听见陈当家在院子里大吼。一会儿,两位年轻道长爬到了我窗外的栏杆上,很客气地向我解释:“欧先生,我们是来抓鸟的。”一晚上,道长们招待了一位当地官员,我当晚吃了平生所尝最辣的火锅,害得我下一天整个上午基本上都是在厕所里度过的,蹲坑旁边烧着蚊香,一直到被叫去吃午饭。

阳平观天师像 1998 欧福克(Volker Olles)摄影

阳平观的困难在于,新打造出来的庙宇缺少信众基础,只能慢慢地被当地群众接受、熟悉、爱戴。吸引游客解决不了问题,因为他们对道教文化的兴趣很有限,一般也不会捐功德,也不会对所参观的庙宇产生感情。所以,群众基础最重要。道教原本具有接地气的特征,也能通过斋醮科仪(法事)等服务与当地群众建立牢固的长久关系和互动。5·12地震也给阳平观带来了一些破坏,所居的道众早已换代了,但他们坚持不懈,继续守护着巴蜀的天师祖庭。

欧福克(Volker Olles),一名欧理源,男,德国波恩人,1998年在波恩大学取得硕士学位,2005年在柏林洪堡大学取得博士学位,现任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副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四川道教之近现代史与现状、中国宗教中的神圣空间(宗教地理)、四川刘门及法言坛、宫观及民间斋醮科仪、宫观(寺庙)历史与文化、传统宗教出版业、宗教碑铭学、道教环保伦理等。


  • 评论列表:
  •  皇冠APP下载(www.hg9988.vip)
     发布于 2022-01-19 00:04:57  回复
  •   财报是股价的强心剂,本以为科创板,港股中芯国际股价会走向坦途,但业绩见光后股价飞流直下。也不清扫资源打压股价,以实现非法分外利益。就是很好,没得说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